雅安貓咪

唐毒本丸 第二章

三日月看着眼前的人,对于这个男人他没有实在的把握能够拿下,「你不攻击的话那就换我出手了。」唐墨看着对方直接扔出了子母爪,三日月只觉得腰上一紧然后一阵痛觉就发现自己已经被压制在地上了,而男人手上的弩箭对准了自己的脑袋,「别乱来我没恶意,真是的脑浆都随着暗堕流掉了吗?那边的也是虽然上头的命令是尽量不要碎刀但也只是尽量而已啊。」

  在场所有的刀剑一瞬间不敢乱动所有人都听懂了他的意思尽量不碎刀而不是不准碎刀,两者的区别没有刀剑不懂,前者代表一旦他们威胁到了新的审神者对方亦有权力将他们全部摧毁而后者则是他们的免死牌,「还不出来吗?还是说已经暗堕成失去沟通能力的野兽了?」听到这里所有能动的都站在了门口突然一阵铃声『叮铃铃铃』,正当所有人寻找着声音的来源时只见那个人换了只手拿弩而另一手接起了电话。

  「亲爱的妳醒了?感觉怎麽样?休息的如何?」至此无一人不讶异,就在刚才唐墨还将自己的夥伴打在地上带着冷笑威胁着他们,此刻却一脸温柔的对着电话的另一端问候着,此刻最疑惑的无疑是三日月他听的到电话对面传来的声音,但却不是说话声听起来反倒像是手指敲击东西的声音,「是吗,我给妳做了饭在冷藏,我已经在工作地这边了,行李记得检查不要忘记东西喔,对了亲爱的我有东西忘了带,在床头柜第一个抽屉帮我带一些好吗?」就在三日月听到拉动抽屉的声音後就听到一声巨响吓的唐墨将电话拿离自己的耳朵,当他再将耳朵贴上电话时对面已经挂电话了。

  唐墨此刻才发现人都已经到了,他直接翻身起来还顺手提着三日月站起来,「相信刚刚我说的意思你们非常清楚,顺带一提你们的审神者明天才会来,没错不用怀疑我并不是你们的审神者我是陪同的,所以你们的一切事物都要等到明天她来定夺。」唐墨看着眼前一群刀子精,「可是大人,已经有许多同伴撑不下去,能否麻烦您先行治疗呢?」三日月用袖子掩着嘴向唐墨说到。

  只见唐墨挑了挑眉,「既然知道撑不下去了一来就想直接把人宰了,看来你也没打算治疗你的同伴,况且我并不具备这些能力,所以撑不下去?自己想办法。」此刻三日月的表情已经僵住了,确实他们是想杀了新来的审神者却没想到被拿来嘲讽,「那又怎样,这不是你的工作吗?」今剑看不下去了,这个人从头到尾都没打算治疗他们,只是想看他们等死唐墨看向他下一个瞬间,他就出现在了今剑面前还握住了他的脖子,「小子,搞清楚,你应知道我现在一用力就能握顿你的脖子,我相信我刚才说了我并不具备这份能力,毕竟没规定陪同人员需要有当审神者的能力,你的听力似乎非常有问题。」

  此刻没有任何一把刀敢动,就在唐墨握上今剑的脖子那一瞬间,强烈的杀气差点压垮他们没人怀疑哪怕他现在扭断今剑的脖子他们全部冲上去,估计也伤不到他一根寒毛

  来猜猜唐墨要毒毒带什麽东西,给个友情提示两人已经结婚了而且是放在床头柜,有人答对的话奖励番外掉落,究竟毒毒睡醒後发生了什麽事?那声巨响是什麽?来猜猜看吧

某一次杰园与杰佣的和平联合狩猎

  真人真事,其实就是某次我在玩联合狩猎的时候呢发生的一件搞笑事情,当下我玩的是求生者而对面的是红蝶与杰克,没错我被放了跟一位园丁一起被放了,然而我们实在太搞笑了全程我跟园丁开麦聊天。

就在地窖开出来之后呢其实只剩下三个人了我一个佣兵一个前锋跟那位园丁,其实在那之前就有提示说翘棍买好了我一直以为是园丁买的而园丁一直以为是我买的,结果好笑了

佣:园丁地窖在这里
园:来了,欸你没撬开
佣:不是你买的吗?
园:我以为是你买的...
佣:......

没错翘棍失蹤了,当那位杰克把我们一次又一次的放到了地窖门口发现怎样都不翘之后才问,但是我们四个通通不知道翘棍是谁买的所以,我跟园丁认命的把四台机开了,中途还发生了

佣:这台修一半了的
园:我来了
(亢扛崩)
失常一次剩三分之一
(亢扛崩)
失常第二次回到解放前
佣:.......
园:.......
佣:你的工具箱可以把我打死吗?
园:魔鬼阿....

就在失常中修机的我们问了一下为什么选择放两个,对方直接说两个配对我都喜欢所以我都想放,这是杰克的回答红蝶小姐姐是只打算放佣兵,园丁听到也问了那为什么同意放我,毕竟剩一个人的话就不需要翘棍了,红蝶小姐姐回答我尊重我的队友想放的,不能因为我今天不吃这对就去攻击对方

其实吃啥都没问题,但是要互相尊重这是最基本的礼貌

唐毒的暗黑本丸 第一章

狐之助觉得他走错了,原本他应该带着新任的审神者来任职堕化的本丸的,上头为了不放弃这个高练度本丸还特地委托了中国的十三门派,听说来的还是一个温柔的小姐姐但是,「这麽弱?之前到底为啥死人啊?」一个身穿唐门雪河套的男子此刻正倚在本丸的门柱上,就在半小时前狐之助原本打算先去跟即将继任的审神者说明事项的,然而在见到人之前他却突然被抓住,「放开我,我是来找审神者说事情的。」

  自从练武之人不像古代那麽多之後各大门派齐聚组织了一个地下组织同时在各个职业扎根,五毒与万花一同建立了医疗团队,七秀与长歌则建立了教育机构,天策与苍云则是扎根於国防,霸刀与藏剑则是锻造钢业,纯阳与少林则是继续隐身在庙宇里,明教和唐门则是私人保镖,丐帮则是自己酿酒事业,唯一的共通点是各地皆有专用地,除了门派之人以外是无法进入的,所以像狐之助这样一看就知道不是门派跟宠的自然很突兀,抓住他的是一位名叫唐墨的唐门弟子对方还穿着雪河的门派制服,脸上还带着独当一面「请放我下来,我是经过正当申请进入来带领审神者并讲解事项的。」狐之助挣扎着把之前拿到了通行牌甩了出来,通行牌是每个门派弟子都有一个的在进入专用地时需出示此牌,无法仿造在时之政府委托时就有得到一块以方便进入找到接任务的弟子好说明任务。

  而狐之助身上的正是这一块,唐墨听闻不但没放下狐之助反而看着他「你的上头没告诉你,接任务的人因特殊状况而延後上任吗?况且我记得因为接任务的是纯治疗人员因此准许寻求攻击型人员一同前往不是吗?」狐之助看着唐墨,他知道有同意携带一名攻击型的夥伴前往,但接任者延後上任这事他还真不知道,唐墨看他似乎跟自己收到的消息不太一样,在前几天曲雅收到了治疗的紧急召集令就前往了外地,直到今天凌晨才回来也因为这个原因所以通知了时之政府延後上任一天,估计是还没接到消息吧只见狐之助摇动了一下挂在脖子上的铃铛便跑出了一个萤幕敲敲打打的,过没多久狐之助看向唐墨「已经确认了,确实将审神者的上任日期往後延了一天,同时由攻击型支援人员唐墨先行前往,麻烦出示证明。」

  唐墨把狐之助带到任务栏旁边那里摆了一台机器,每个门派都有不同的证明饰物上面也因不同弟子而有所变化,唐墨从衣领里拿出了一支了刻着纹路的孔雀翊,在机器的下面有个凹槽可以进行扫描,当唐墨将孔雀翊放入凹槽後萤幕上面立刻就出现了唐墨的资讯,狐之助确认过了资讯後就转头对唐墨说「那麽我先向您解说一下关於这个本丸的相关事项,之後就可以前往本丸了。」唐墨听完之後就拿着旁边的行李箱看向狐之助,「可以走了吗?」

  狐之助看向唐墨摇了摇身上的铃铛便出现了一个通道,当打开本丸的门之後在唐墨的脚下就立刻出现了一个机关,还不断的往外释放着绿色的毒气一瞬间所有在门口打算偷袭的刀剑们瞬间倒地,除了那个瞬间看远离贴到後方的一位刀剑,「不错嘛,反应挺快的。」,三日月看向门口眼前的人脸上带着一个白色的面具,穿着一身黑衣而他的脚下那一个东西还在不断的放出绿色的气体,一身黑色的装束,「哈哈哈,爷爷的机动还是可以的。」

沒錯我忘記這個坑了,其實早就寫了但是碰上考试,结果就忘了,清理笔记的时候才发现,你们猜猜毒姐来了之后会是啥情况

有關我上一個發的影片,我不懂這個為什麼要這樣對貓貓,我是台灣的,我很想知道能讓他受到法律的制裁嗎?

這是一個朋友發給我的影片,他在逛QQ的時候偶然看到的我不懂,這些小動物做錯了什麼?他們很可愛他們只是缺少了關愛,為什麼要這樣對他們,他們做錯了什麼?我不敢看到影片的最後,我只是覺得他們沒有做錯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待貓貓

我知道我失蹤了一段時間,原本放出腦洞的隔天就打算放第一章,然而我忘了,這禮拜期中考,所以先放個預告給你們

一個腦洞含唐毒的暗黑本丸

想写各门派在现代属於地下组织,然後政府发单委托找人去管理暗黑本丸,单子表示只要顾好本丸就行,报酬是可以完成一个愿望,如果是无法完成的愿望也可以保留日後作为人情使用。

毒姐是个哑巴不是天生的是後天的专修补天有点胆小,看到单子上说只要管理不用打架说不定还可以治好自己的嗓子於是决定接了这个单子但是毒姐有个情缘是个犀利的双修炮哥,炮哥表示放堂客一个人有点担心於是一同前往

最後如果我用繁体字的话会有阅读问题吗?
欢迎催更,催更是我的动力,话说有人想看吗?有的话我再写,还是你们想要毒哥不要毒姐,本体是毒姐的我悲伤

轉地方了

http://sosad.fun/users/16215
以後我文會發到這邊,微博跟這邊會繼續放

第一張是設定,第二張是進度,我還卡在前戲,不管怎樣棉花必須進洞